爸爸生日送什么礼物好,父亲的生日礼物

 生活杂谈     |      2020-02-10 20:50
  2020年元旦,我们决定为父亲提前过生日。
爸爸生日送什么礼物好
  父亲的生日是腊月初十,除了七十八十大寿,每年父亲过生日都赶元旦或者周末,姐妹四家有机会凑一起相聚。
  这个年代,大家相聚吃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见个面,看看大家都安好,那就是晴天,比送什么生日礼物都好。
  盘点一下今天父亲收到的生日礼物有什么呢?
  大姐夫直到十一点才到了父亲家,拉了一车柴火。这些柴火是拆卸的栅栏板,油漆过所以耐烧,而且用它烧火就像用玉米棒烧火一样,干净简单。去年大姐夫拉了两车给母亲,到现在还没有烧完,今年又拉了满满一车。
  大姐夫的一车柴火直接送到了家门口,我从炕上看见大姐夫来了,哧溜一下下了炕。我不能送,得能搬呀。
  “大哥,这么一车,您得搬多长时间呀?家里不缺烧的,不用拉呀。”
  “一会就装满车了,不用你搬,太脏了,太冷了,回家吧。”
  “上次大姐还帮您装,这回就您自己装呀,还一会儿?您腰好了吗?我又想起上次回家大哥帮助父亲拿玉米扭伤了腰的事情。您家烧什么?”我一边帮着搬,一边与大姐夫聊天。
  “烧条子(苹果枝条)。”
  “大姐那么忙,这些你们留着烧吧,做饭简单。妈有时间,让他们慢慢烧条子。”父亲听我与姐夫聊天,嘟噜说了一句:“以后不用送哈,有的是草烧。”
  “他们哪能折断,太麻烦了。老人没有力气。”大姐夫没有接父亲的话,继续强调着要搬好柴火给父亲的理由。
  我在心中默念着,嗯,这就是为他人着想,这样的礼物比什么都珍贵。
  我们刚刚搬完了柴火,二姐夫就来了,真是懒人有懒福。二姐夫拿了两大兜东西,打开看看,一兜是羊肉、羊排、羊杂、羊蹄子,一兜是一大碗老羊汤,全是熟的。
  “二哥,怎么把人家的大碗也拿来了,在哪买的?”
  “杨础,等过两天再送回去。”
  二姐夫在离我们家近30里的杨础附近开车,听说我回家,趁车装货期间打出租车来了,与连襟们相聚。又怕我们准备不好,自己自带菜和汤。
  二姐夫年轻时就这样讲究,后来我们急火火的时候到别人家为了不让主人感觉仓促,总是拿着饭菜,都是跟着二姐夫学的。二姐夫上父母家,大多数是开车顺道去,有时夏天半夜,煮好的饺子拿着就去了;有时是下午,提着个西瓜就顺便去看看父母,有时留下个三百二百的人民币给父母,让父母闲着去赶集,喜欢吃什么买什么,不要太节省。今天母亲谈起二姐夫,还说:“你二哥挣的钱不够为两边的父母花的,真不用挂着。”我与母亲开玩笑说:“如果,我隔着近,我也天天来家送。”
  这样的二姐夫只要回家一定告诉他,说不定下次就能带个全牛,吃个全牛宴。不,牛肉大姐已经买了,但愿能吃个天鹅肉。
  三姐夫以前总是来的最早的一个,到了家,坐在炕头上先与父母聊天,交流一下这一个秋天都在忙什么,收获了多少,今天却来的出奇的晚,就等他来准备开饭了。
  恍惚间看见一个人在门口晃了两下,我挺戒备的,因为父母给大姐的东西都在外面三轮车上,我出去看了一下,还真是三姐夫。
  “三哥,刚才是您吗?您怎么在门口晃了一下没进去呢?”
  “我跑前面看了一下大哥的新车。”
  这连襟俩就是爱研究农用车。三哥看大哥刚买的新车比他自己买都感兴趣,这不,连门都不进,先研究车。等进了家,一口一句“冻死我了,冻死我了。”
  “三哥,那您可以走着来呀,那么近。走着不用20分钟吧,骑摩托车太冷了。”
  “不是呀,我今天早晨上蛇窝泊了,七点就在家走了,一出门,好冷。”
  “对呀,今天零下七度,肯定冷,怎么那么早去呢?”
  “我给爸买了一只野兔子,人家不给扒皮,我得自己去。我怕去晚了,被别人抢走了。扒完了皮,又去订蛋糕了,还去冷库拿寿桃和苹果了。”
  蛋糕的事情怨我,今年真没想到,以往,可都是我负责的。关于野兔子,我也感兴趣,但没好意思张口。我又想起那野兔炖萝卜丝的美味了,汤好喝,肉也紧实,好吃,尤其啃兔子头,更有趣味。从小我喜欢吃各种动物的头,因为母亲总是说“吃鸡头会梳头”的原因。
  哎,三姐夫真小气,就不能像二姐夫一样来个三五只兔子,一家一只多过瘾。我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守株待兔太不容易了,比高考的机率还低。
  1
  2
  3
  我给父亲准备的什么生日礼物呢?哈哈,父亲爱吃瓜子,鲁老师买的瓜子呀。父母说:“什么也不要,四个女婿到齐了,比什么都好。”我觉得也是。
  不是我卖关子,说了这么多我三个姐姐都没有出面,是真的都没有来。大姐出去包苹果了,两天前刚去父母家了;二姐两周前刚到父母家,大包小包的,今天饭菜有很多是二姐上次买的;三姐到青岛打工了,每天给父母一个电话。
  今天我是厨师,平时我都抢不上,再怎么累,大姐和三姐也不用我干,今天看姐夫们吃的样子,我觉得还是挺满意的。
  母亲在家吃这样的小白菜,
  长的好的都给我们了
  回去一车,回来更多
  有时,我经常乐意给母亲制造点小麻烦,这不,我又开始惹事生非了。“妈,我三个姐不来,您不生气呀?”
  “我昨天包了一下午饺子,我生气就不包了。”
  “呵呵,故意逗您呢?”
  “你就永远长不大。”
  “嗯,今天还忘记叫您大娘儿呢?”
  母亲八十,我五十。可我还是感觉就是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