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丨青青湖水,幽幽我心

 生活杂谈     |      2020-01-18 14:51
01
瓦尔登湖
 当我厌倦和人相处的时候,我便往西信步走向更远处。日落时分,在美港山用黑浆果和乌饭树的蓝色浆果做晚餐。锄完了一天要锄的地以后,我偶尔会去和某个等得焦急的人一同钓鱼。有时和一位上了年纪的渔夫一起到湖上去,他坐在船的一头,我坐在另一头。
温暖的黄昏,我常常坐在船里吹笛,鱼儿在我周围游来游去,月亮移过呈现出罗纹的湖底。午夜钓鱼时,几千尾小鲈鱼和小银鱼在月光下撩起点点涟漪,船在微风中飘荡,长长的亚麻线绳轻微地颤动着。当你双手交替慢慢收起钓线,一尾鱼就扭动着被拉倒了空中。这轻微的抽动,将你和大自然联系了起来。

《瓦尔登湖》丨青青湖水,幽幽我心
瓦尔登湖平时游人不多。它是这样深,这样纯净,又有着许多不同的颜色。在湖岸边,水带上了微黄色,然后逐渐呈浅绿色,再加深,到主体部分呈深绿色。不同的光线下,颜色更是多彩多样。然而掬一把湖水,它又如同空气般无色。
湖水清澈得可以很容易地看到25英尺下的湖底,划船时,你可以看到大群的小银鱼。湖岸由像铺路石一样光滑的白色圆石头构成狭长的一条,只有一两处短短的沙滩。岩石伸进水中约一两杆,然后水底就完全是细沙了。围绕着湖岸,陡峭的山坡上有一条窄窄的小路,冬天时,在白雪覆盖之下便显得尤为明显。
也许曾有一个又一个的民族来过瓦尔登湖畔,又一个个地消失掉,而瓦尔登湖却永远清澈透明、涨涨落落。涨落之间的循环需要多年的光阴,使得周围树木的生长或是淹死也变得很有规律,就这样,湖水阻止着树木的越界。
湖是我的一口天然挖好了的井,夏天时尤为冰凉。湖里的鱼种类繁多,大大小小,奇形怪状,引得鸟儿们经常来此造访。湖底有一些圆堆,规律地堆积于水中,给了湖底一种令人愉快的神秘感。湖岸的形状很不规则,西岸呈锯齿状,北岸则较为陡峭,南岸呈扇贝形,一个一个的岬角相互交叠。四周群山耸立,倒影在水中成了最美的风景。树木向水边延伸,编织了自然的边界。
湖泊是地球的眼睛,湖边的水生树木是它纤细的睫毛,群山是它的眉毛。九月平静的下午,薄雾中湖岸影影绰绰,湖平如镜。像熔化的玻璃,有些微粒的瑕疵,却依旧纯净而美丽。在这面镜子里,一切杂质会沉没,被太阳轻柔的刷子擦拭得干干净净。鱼在水中游,便连续不断出现圆圆的水涡,一圈圈颤动着,而后又重归于平静。风的经过也会带来水的涟漪,船行的微波一直延伸开来。水面倒影着云影,我在船中,仿佛在空中飘浮。
听说大约六十年前一个老人常常到这里来,泛一只独木舟捕鱼。如今,湖底的树干,古老的独木舟,全都消失了。但瓦尔登湖本身却没有变化。所有的变化都在我们身上。
02
弗林特湖
林肯县的弗林特湖,坐落在瓦尔登湖以东一英里,是我们最大的湖泊和内陆海。作为消遣,我常常穿过森林步行去到那里。弗林特湖!这个美丽的湖泊却只因立法机关的一纸契约,命名自一个愚蠢的、一毛不拔的吝啬鬼!倒不如用湖中的游鱼、出没的飞禽走兽抑或岸边的野花来为它命名。我以为,如果最美的景色要以人名来命名,那就只能用最高贵杰出的人的名字。
03
白湖
瓦尔登湖被伐木人、铁路以及我自己亵渎了以后,林中最富魅力的湖也许就是白湖了。它和瓦尔登湖宛如孪生,有着同样的石岸,同样的水泽。几根圆木躺在湖底,水波荡漾中仿若活动的大水蛇。湖里生长着一些开蓝花的变色鸢尾,从多石的湖底环湖生长着。白湖和瓦尔登湖是大自然的水晶,清澈透明,而世界上有哪个少男少女能和大自然的原始丰饶的美协调一致呢?她独自欣欣向荣着。
04
贝克农场
有时我信步走到松林中,松树如庙宇般耸立。弗林特湖畔的杉树林中,树上结着覆盖了一层灰白色的蓝果粒,尖尖的树梢伸得越来越高。沼泽地带中,松萝地衣从黑色的云杉树上垂悬下来,漂亮的菌类装点着树桩,冬青果之美则更加令人流连忘返。假榆树、松树、铁杉树……不胜枚举的树木,就是我无论冬夏都去朝拜的圣地。
一天下午,我到美港去钓鱼,路线中穿过附属于贝壳农场的一个怡人牧草场。在去瓦尔登湖之前,我曾想过到这里来生活。这是一个显得无限漫长的下午,中途下起了雨,我便在一棵松树下,在头顶堆了一些小树枝,顶着手绢遮雨。而后突然乌云密布,雷声阵阵,我又匆匆逃到最近的棚子里躲雨。棚里住着爱尔兰人约翰?菲尔德一家。他和妻儿的生活其实并不十分如意,我试图用自己的经验帮助这个离我最近的邻居。告诉他,如果他和家人能够过简朴的生活,可以在夏天一起去摘黑果木浆果,他们的生活会好得多,他们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阵雨过后我起身告辞,离别前我向他们要了一点水。水是没有晾凉的水,是没有澄清的水,我想,正是这样的浑水在支撑着这里的生命啊!离开后,我朝着湖的方向走去。当我朝着西天的红霞跑下山坡时,我的肩头上方是一道彩虹,从不知什么地方,穿过了洁净的空气,一阵隐约的叮咚声传到了我的耳朵,我的守护神仿佛在说——每天都四处打猎去吧,放心地在溪边的炉火旁休息吧,在年轻时记住你的造物主吧!而人们每晚回到家中,那里回响着苦恼,生命逐渐憔悴,因为那里一呼一吸之间,全是自己的气息。
在我到达湖边之前,某种新冲动将约翰?菲尔德也带到了这里。我们一块钓鱼,我却总是钓得比他多。可怜的约翰始终不明白,如果他在这样一个新的世界里,不抛弃传统方式,进行全新的生活,贫穷将始终如影随形,直到他们执着于旧式的脚,穿上带翅膀的鞋子。
结语:湖泊是大自然美丽的造物,微波轻漾是地球最美的眼波流转。它泛着秋波,邀请着你,从传统的桎梏中,从凡世的一呼一吸之间,逃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