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什么意思,

 生活杂谈     |      2020-01-12 20:31
  关于“蹉跎”,百度百科是这样解释的:指虚度光阴,任由时光流逝而无所作为,可以用于形容人做事毫无斗志,浪费时间。
  长久以来,我常常有蹉跎之感。我常常感觉自己真的是虚度了光阴,而又无所作为;由于缺乏斗志,所以浪费了时间。
  我也曾经确确实实的虚度过光阴,比如有两年,我真的对网络游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正事不做,耗费了不少时光。在那个时期,业余的时间几乎都耗在游戏上面了。
  但最近几年,我所感到的蹉跎却并非如此。玩游戏那段时间的蹉跎,算是主动的蹉跎,和近几年的不同。近几年的蹉跎,是一种被动的蹉跎。主动的蹉跎尚可以很容易摆托,但被动的蹉跎却不然,不但没有轻易摆脱的可能,就算是想要挣脱也颇为艰难。
  这种艰难,首先来自于生活的压力,其次来自于生活的繁琐。

蹉跎什么意思
  一个人如果没有跌落过人生的低谷,是理解不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压力的。有一种境地,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种境地,并不是谁都有机会感受到的。在这种境地里,任何人都会浑身充满无力感,几乎没有任何对象可以依靠,情感也不知道何处可以寄托。别的人或许有所不同,但我的感觉只有一个:除了讨债的人可以让你感觉你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之外,这个世界已经几乎与你无关。那一种物质上的落魄和精神上的落寞,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其实有时候问题也不是严重到无法解决的地步,只是需要一段时间。真的,有时候同样一个问题,给五年的时间,可以解决得比较圆满。难在哪儿呢?难在别人只给一年时间。在一年时间里,有没有可能解决问题呢?有。如果有五个人在这一年里一起完成,是有可能的。但能找到另外的四个人或者更多一点儿的人吗?在当今的现实生活中,这个就比较难了。若是没有落到很深的低谷,没有落到谷底,找人或许会容易一些;一旦落到谷底,就真的难了。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光是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人焦头烂额了,试想,还有可能在别的方面有所作为吗?
  做啥都有干扰,做啥都无法静心,自然是做不好的。有好心的人看不过,安慰说:“要乐观一点,一切都会变好的……”这话虽然出于善意,但其实是没什么用的。大凡深陷绝境的人,其实都是不需要靠安慰的话语来支撑的。对于一个肚子饿得咕咕叫却又没有食物可以充饥的人来说,安慰的话其实不如半个没吃完的馒头来得实在。再多的安慰的话语,都是填充不了肚子的。可能后来,那个人在找到充饥的食物之前,扛不住,就死掉了。这时候,围观的人群中可能会传出一些唏嘘感叹的声音,比如“这人太固执了,都要饿死了也不向我开个口。要是跟我开个口,送他几十斤米也不至于饿死吧……”或者“好端端的这么个人,做点儿啥不能养活自己呀?竟然被饿死了!我觉得这种人吧,饿死活该!……”若真如此,也只好是非功过任人评说了。估计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都会认为:混到这地步的人,都是无能之辈吧!这话大约是有理的,要不是无能之辈,又怎会混到这般田地呢?很多人都不会问为什么的。
  今日碰巧看了一部电影,名叫《少年闵子骞》。大凡学习传统文化的朋友都知道闵子骞的故事,记得他说的那句话: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天寒地冻的时节,闵子骞的继母给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做了棉衣,却没有给闵子骞做。出远门回来的丈夫回来发现了,也没有责怪,只是说:闵子骞的棉衣,还得劳烦她做一下。做没有呢?做了。但那“棉衣”里面没有棉花,只有“芦花”。后来这事被他丈夫发现了,一气之下,便骂她是蛇蝎心肠,要休了她。但,闵子骞不同意,向他父亲求情,便说了上面的话。这才使他父亲放弃了休妻的决定。这故事,后来便成了“以德报怨”的佳话。不得不说,这以德报怨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以德报怨尚可,不知以德报“不怨”可否?以德报德又如何呢?若能如此,或许上面的比方中也不会有那许多闲话了。
  闵子骞不招继母待见之时,他的岁月便也是有些蹉跎的。他本是读书的好苗子,却中途辍学了一段时间,因为家中拮据,农活儿也多,当然还有继母的反对意见。后来在宋夫子的登门劝说下实现了半耕半读,才又继续读书。不过在他以德报怨之后,却是他的继母在孔子前来游历讲学之时跪求孔子,才让闵子骞最终成为了孔子的门徒。此后,闵子骞的岁月便不再蹉跎。
  我的跌落深谷,其实也是因为以德报德,或者也有以德报怨。《好汉歌》里唱得好:该出手时就出手啊,我不出手谁出手啊!曾经有个朋友因为帮不到我,但又不希望我过得不好,便几次三番含蓄的表达,希望我不要替人扛。但我只知道一件事:若我都不去扛一扛,这世间便没有更应该去扛的人了。自小善良的我,是决计做不到冷眼旁观的。在我的观念中,那样做,我便没有立世为人的资格了。眼见得有人将要跌落悬崖,却因为担心自己可能会被拉下悬崖而不去施救,我是做不到的。人一辈子,活着为了什么呢?若是不知情,那倒没什么扛不扛的事儿,但既已知情,不伸把手实在显得太冷漠了些。我不知道别的人怎么想,不过我这种人,若自己太冷漠,会愧疚一辈子的。当然,原本以为我的出手可以力挽狂澜,不会伤及己身,却不曾想,竟力不从心,一脚陷入了泥潭。不过若多有一个我这样的人,估计早已转危为安。
  以上所以即所谓生活压力造成的艰难。除此之外,还有生活繁琐造成的艰难。
  我以为但凡要做好一件事,需得有一段持续不受干扰的时间。若是一个人的时间被切成了无数的小段儿,那要想做好一件事情,必然是很难的。所谓术业有专攻。不能专注于一事,必然一事无成。就比如教个书,正欲备课,忽有家长来访,只好中断;家长去后,又有学生纠纷,于是又中断;学生纠纷处理了,通知开会;会开完了,又得上课;放学了,得去吃饭;饭未吃完,家妻电话呼唤,叫街上买什么东西回去;回到学校,又见工作群消息安排有表册上传;表册还没弄完呢,又该去上课了;终于挨到放学了,又有朋友电话,叫去帮个什么忙,或者去吃个什么饭;朋友叫吃饭,三劝加两劝,不喝点又好像说不过去,但喝酒之后,又有些昏昏然……就这么一天天的度过去,不蹉跎才怪呢!我记得当年度高中,班主任也喝酒,但他喝酒的时间是固定的,那就是周六,我见过好多回都是周六喝得脸红红的。但其他时间,真没见过。要说琐事,那是真多。若不能摆脱琐事,要想不蹉跎,那几乎没有可能。所以后来,我就选择了深夜坐班。那时无人相扰,倒也不错。但如此一来,睡眠不足。事虽做了点儿,但亚健康又不离不弃的跟着。
  生活中,但从某一方面看,好多事情都是该做的,也是可以做好的。自从二娃出生,只要我于放学之后独行,便常常有人打趣我,说我有空不回去抱儿子,我只好一笑了之。有时值周老师或科任老师见了,就说起班上的清洁呀纪律之类的种种不堪,偶尔也有老师认为我管理不够到位,跟得不够紧。有时德体主任或者科任老师见了,又谈起学生的手机问题。至于备课上课,作业批改,那铁定都是应该可以做得巴巴实实的。照理说,之前那个破厂,也应该可以做得巴巴实实的。有时也有人打趣说,还不回家去给媳妇儿娃儿煮饭!有时时间不够,只好一个人去吃豆花儿饭。结果有人又说,你一个人在这儿吃,家里的媳妇儿娃儿你就不管么?……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甚至还有说我用钱不如别家节约的,言下之意,我也没有完全读懂。其实我之用钱,若说不节约,也就是抽烟而已。二十年来,甚至二十多年来,因为没有任何的经济基础,纯属白手起家,一路下来,还了读书债,又欠买房装修债,之后又误入泥潭,背上了新的债务——生活恒久不如意,又无处可以倾诉,即便有,然并卵,所以只好用抽烟来排解心中郁结,如此而已。工作二十一年了,除了与几位同事朋友一起去过一次四面山,我都没出去旅游过,这大约不算铺张浪费吧。一双塑料凉鞋,三十五块钱,我穿了五个夏天,现在都还在穿呢。除了抽烟,我还有什么算不节约呢?今年发狠,放暑假前买了一条牛仔裤,一件短袖,花了一百多块,又买了两双打折鞋,也花了一百多块。其实说出来都遭人耻笑,却不知为何给别人留下了不节约的印象。所有的方面加起来,让一个人去做,估计不现实。除了以上的那些事儿,还有家族的事儿以及别的一些事儿。几年了,到如今啥事儿没做好,我也只好感叹。
  这又到下旬了,黑色的下旬,我都睡不着觉了。有些事儿这几天必须办,却不知道可以找谁帮个忙——稍微可以找的人几乎都找过了,没人可找了。原本可以有点儿转机的,可能因为这几天的事儿没处理好,不要说水会被洒泼出去,可能连盛水的碗都会被砸得粉碎,所以有点忧心忡忡。在大多数人看来,我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表情,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实好像是在等待世界末日的审判。
  有人劝我不要说这些屁话,理由也很充分,但是我为什么不说呢?我总不能憋死我自己吧。这些天感觉整个世界都弃我而去了,我还不能让我自己好受一点儿吗?茫茫宇宙,竟无处可以支撑我这孱弱的身躯;众生芸芸,却无人可以寄托我的悲楚。
  冬天来了,我得去砍些柴火来过冬。但远远望去,光秃秃的山坡上只有几棵树孤零零的相互顾盼,那便是属于我的那片柴山——那些什么公司的人拿着我不得已签下的协议,公然砍走了我柴山上最茂盛的一片,因为协议上我确实欠了他们的钱。而四周蓊蓊郁郁的树林,那是别家的柴山,不能去砍,只能眼巴巴的看看——那儿将会是一个美丽的风景区,他们正在抓紧筹建。
  我会努力去我的柴山上种树的。种上树,明年就会有一个温暖的冬天。但,眼下,我必须得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熬得过吗?不知道。熬一天算一天吧,万一被我熬过去了呢!
  若真有熬过去的一天,我便到我的柴山上搭个草亭,空闲的时候去沏壶茶,喝杯酒,抽支烟,静静的听听山风拂过树顶的声音,静静的看看野草花的绚烂,不用太多的人同往,也不用太多的人来陪伴。
  从此以后,我会保护好那一片柴山,我会保证让每一个冬天都足够温暖。到时若有人在冬天缺柴火了,我便去砍几担送给他,因为我自己太清楚,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熬过那个最寒冷的冬天。
  公元2019年7月22日凌晨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