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诠释| 哲学是什么

 生活杂谈     |      2020-01-12 11:31
  萌新们,你们好,这里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大家庭,非常期待你们的加入。相信对于大多数萌新来说,对于哲学的理解可能还停留在高中政治上的辩证法、唯物主义等等,认为其枯燥无趣,又或者曾翻过一两本哲学著作,但是当读到类似这样的语句“存在者存在,它不可能不存在。这是确信的途径,因为它通向真理。……存在者不存在,这个不存在必然存在。”时内心瑟瑟发抖,将其直接与玄学对等,望而却步。那哲学到底是什么?在人大我们能够学到什么样的哲学?我们应该如何去学习哲学?今天,我们来听一听,在人大哲院四位教授和多位不同年级学生眼中,哲学是什么。

你的专业 | 哲学是什么
  教师心语
  01
  张志伟老师:
  终有一死的人向往永生,向往永生的人终有一死,这就是人生在世最深刻最根本的悖论。正是从这一最深刻最根本的悖论之中,生发出了哲学问题:它意味着人被抛入这样的境遇,他自始至终面临着有限与无限、相对与绝对、暂时与永恒、现实与理想、此岸与彼岸之间的激烈冲突,在它们之间横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显然,只要当无限、绝对、永恒、理想和彼岸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升起,人就注定了追求和热爱智慧的命运。所以我们说智慧是一种痛苦……它的刻骨铭心之处不仅在于人注定了要追求智慧却又注定了不可能通达智慧的境界,而且更在于追求智慧便使人知道了自己的有限性,知道了自己的有死性……不过尽管如此,人类亦不可能由于这理想不能实现就放弃追求,因为这追求乃源于人之为人的本性。结果这一切就被寄托在了追求和热爱智慧的过程之中。
  所以就此而论,哲学既是最深刻的痛苦,也是至高无上的快乐。因为哲学乃是人生所能通达的最高境界,正是在智慧的痛苦之中,人赋予人生以意义,实现着人生的价值。
  ——摘自《西方哲学十五讲》
  罗安宪老师:
  哲学首先是思,是对于存在的思,是对于世界以及人的存在的思。什么是哲学?当海德格尔说:“烦是人的能是的一种原始现象”,这就是哲学以及哲学式的表达。
  哲学教育的目的主要不在于培养几个哲学家,一个时代的哲学家总是非常有限的。当然,学习哲学而不想成为哲学家,也是学不好哲学的。正像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不想成为哲学家也不可能学好哲学。但是,哲学教育的成功与否却不能以出了多少个哲学家为标准,因为哲学教育提高了人的思维,提高了人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哲学院系毕业的本科生、硕士生,也许大多从事的是与哲学没有直接关系的工作,这不仅不能证明哲学教育的失败,甚至是哲学本身的胜利。因为,没有哪一种学科,能像哲学这样“不务正业”;没有哪一种学科像哲学一样,对它之外的学科那样具有帮助。
  ——摘自《你的专业——哲学是什么》人大哲院公众号推文
  周濂老师:
  回到哲学是什么这个问题,不晓得大家有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奇特的问题。我们很少会问什么是生物学,什么是经济学,什么是文学或者历史学,即使有人这么问,也会比较容易得到明确的回答,而不会像哲学家这样,一直被世人纠缠这个问题,而且哲学家自己也不停地回到这个最原初的问题。
  现在,我暂时给你们提供一个非常抽象的回答:所谓哲学(philosophy),就是爱智慧的意思。philosophy在古希腊文中是由philia和sophia这两个词组成的,sophia的意思是智慧,philia在古希腊文里是友爱的意思,相比于宗教意义上的博爱,以及男欢女爱的情爱,友爱的最大特点就是温和而理性,也就是说,哲学家在对待智慧的时候,是一种彼此尊重和欣赏、温和且理性的热爱。这种爱不以占有为目的,而是以相互激励共同进步为目的。这也意味着哲学作为爱智慧之学,从来不会妄自尊大地认为占有了智慧,哲学家只是一个以温和而理性的方式热爱智慧的人,一旦有人宣称自己占有了智慧,掌握了宇宙真理,这样的人要么是先知,要么就是骗子。
  ——《打开:周濂的100堂西方哲学课》
  陈先达老师:
  哲学是智慧,是人类认识中最高的智慧,即关于世界普遍规律与人生意义价值的智慧,也是对宇宙和人生问题的整体把握。
  当代不少哲学家企图把宇宙的本性和规律问题当作旧唯物主义问题排斥掉,而把哲学局限在主体自身,以为哲学的智慧就是关于人自身的问题,这是有失偏颇的。把哲学智慧仅限于探讨世界的规律而把人的问题排斥在哲学视野之外,这就背离了康德所提倡的物自体所揭示的深远意义;反过来说,任何关于人和人的意义问题的智慧,如果离开了关于宇宙问题的理解,仅仅就人生说人生是无论如何说不清弄不明的。因为人作为一种生物,是无法脱离开地球和宇宙这个大背景而独立存在的。
  ——《一位不懂哲学的国王就像一头戴王冠的驴》
  同学语录
  02
  2018级哲学专业本科生刘思妤:
  哲学是什么?哲学从词源来说就是爱智慧,至于什么是智慧,怎样去爱,它和其他的东西之间有什么联系,就已经是每个人感受不同的了。所以才有哲学是思,哲学是灵魂上路精神返乡……我倒觉得,对这个问题来说,答案并不重要。对哲学的认真体悟才更重要。学习哲学其实偶尔会让我觉得难熬。读到一个词,要想它这次是怎样被定义的,之前被从什么角度也定义过,它和其他的概念之间是什么关系,它和之前被其他哲学家使用的相似的概念有什么不同,这样的不同的本质是什么,有什么其他的体现……真的常常会让人感觉好像自己脑子都转不动了。但也有一些特别的时刻,让我觉得那样的难熬是值得的,像跨越了时空见到了一个闪耀的灵魂,甚至像超越了所有思想触摸到人类在迷雾中的命运,触摸到整个无言运转的宇宙。
  2018 级PPE本科生 于思博
  20世纪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以赛亚·柏林在1962年发表过一篇短文,题名为《哲学的目的》(The Purpose of Philosophy)。在这篇文章中,柏林提出了一种反思性的哲学使命:“哲学家永恒不变的使命是,考察一切看似独立于科学方法或日常观察的观念,如范畴、概念、模式、思维或行为的方式,尤其是它们发生冲突的方式,以建造别的、自身矛盾不多、不易被曲解的明喻、暗喻、象征以及范畴体系。”哲学系的很多课程都是在训练我们考察这些不易察觉的观念,这也是哲学经常带给人们格格不入的痛苦的原因。但正如柏林所说,这个使命是伟大的:“它要帮助人们理解自身,让他们在阳光下生活,而不是在黑暗中挣扎。”
  2018级PPE本科生 朱珈仪
  哲学于我,是人类对自己的问候与关怀,是人在混杂世间保持清醒的一剂良药,是赋予我生命以意义的宝藏。我一直认为,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世上,是人类的悲伤。因为无人告知他们为什么出现,而且他们必然面对琐碎麻烦的生活。但他们有着天赐的礼物——自我意识和思考能力。一来他们可以运用智慧更好地面对生活;二来他们有了机会去超越这种注定的生活——对生命与生活的反思,这便是哲学。什么是“存在”,我们如何得到认识,是非对错的判断……哲学让人从生活中后退一步,仔细打量自己与世界,随之而来的,是这宇宙中万幸的清醒与充实。
  (向上滑动启阅)
  2018级哲学本科生朱芷毅:
  哲学是一个幽灵:它否定现实,但却先被现实否定。庸人用利弊评定一切价值,因为这就是这个表象化了的景观世界的生命。在这个前提下,一切不能被消费的东西,它的存在都必须遭受怀疑。哲学当然也在其中。
  所以哲学必须持续不断地从事批判。批判的特点就是令人惊异之思。哲学既发端于惊异,则它也必须让人倍感惊异。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为现代生产方式所控制和操纵着的世界,哲学却迟迟缺席于计算理性的审判。因此哲学注定自由。而这种自由又注定它要舍弃绝大多数经验性的东西。
  哲学反思意义,因此哲学就注定无法拥有其所反思的意义。哲学的本性在“意义”之外,哲学是这个世界的幽灵。
  谈到学习,我至今为止受到的教训让我不得不学习三个人:
  学学苏格拉底,去对话,不要辩论!先弄清楚我们在说什么,然后尽可能地把它说清楚;学学康德:Sapere aude!Dare to know!不管是什么书,勇于去读;最后,学学马克思。研究历史政治学的《克罗茨纳赫笔记》有五本、研究政治经济学的《巴黎笔记》有七本、《伦敦笔记》则有二十四本。
  一句话:语言会帮助思维理解它自身,不论是说还是写。这实在是颇为痛切的经验。
  2017级哲学本科生于昕鹭:
  人们总是对哲学怀有着矛盾的情感,既倾慕于它的深刻与理性,也怀疑着它的意义与价值。这种心理矛盾其实是源于哲学自身的矛盾。哲学由人的理性的自然倾向导致的对永恒问题的惊奇中开始,也在不同的回答可能性所产生的内在冲突和张力中保持着永恒的生命力。可以说,正是由于哲学没有答案,所以始终呈现为一种思考状态。但我不想以“无用之用”为哲学辩解,“无用之用”还是跳不出哲学自己的圈子。我反而觉得,“哲学无用”本身就是错误的论调。哲学不只是一种超越性的追求,不只是一种以自身为目的的存在,如果哲学要是如此自绝于世的话,那就不仅仅是象牙塔里的画地为牢,更是哲学本身的自杀。我心目中的哲学,不是纯粹的思辨,更不是与现实无关的东西,而是产生于现实、超越于现实、又复归于现实的存在。与现实的联结对于哲学不是一种强加的外在束缚,而是哲学自身内在的客观事实。哲学产生于对世界的惊异,其研究的是在一定时代条件下与人自身有关的问题,哲学又在对现实的超越中为世界与人的存在与活动确立意义,最后在向现实的复归中凭借作为主体的个人实践使意义得到实现。在这种超越与复归的张力中,哲学才真正具有了内在的生命力与无可置疑之“用”。哲学通过对有限的超越追寻着无限生成、无限开放的理想世界,人在这个过程中,在对现实的超越甚至反抗中确立其自身的意义与价值。
  哲学由主体的惊异生发,必将回归惊异的主体,哲学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我们通过哲学充分认识世界,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世界。面对当今世界的飞速发展、面对不断涌现的战争与灾难,我们自身的定位在哪里?我们应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这种不确定性?借助哲学给予我们的精神力量和洞见,我们能避免在这个世界中迷失自我,并且在价值的确立与实现中为自己找到生存的支点。
  2017级哲学本科生郭舟澳:
  哲学打动我的地方或许在于:它不仅关注事物是什么样的,而且关注事物是何以可能的——这些条件可能是先验的,也可能肇始于特殊的社会历史。在此基础上,哲学家就可以去追问事实之外的可能性,一旦我们从这个角度面对事实,世界无与伦比的丰富性就显露出来了。我想,这种丰富性所带来的趣味在学习哲学之前是很难感受到的。
  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学了哲学就有了什么“特权”,也不相信它是人类生活或科学知识的根基,时刻抵御傲慢很有必要。这意味着,哲学工作绝不是要去“指导”什么。斯拉沃热·齐泽克有句很朴实的话:提一个好问题比给出解答更像是哲学家的工作。以赛亚·伯林爵士补充了剩余部分:如果一般人对某一事件的可能影响和正反两方面的观点有了明确把握,哲学家并不比他们更擅长解决具体的行为问题。要而言之,我的观点大概是:未经反思的生活并非不值得过,但经过反思的生活的确值得诸位尝试一番。
  说漂亮话谁都会,我的想法更不值一哂,或许各位更想听学习方法…其实这反而很明确:(1)多读原著;(2)多学洋文;(3)多作文章;(4)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以上。
  2016级PPE本科生 张宝元
  “哲学是一系列恐怖故事,相应的,哲学家就是讲恐怖故事的人。”当然这个想法并没有什么特别高明的地方,类似的你也可以说哲学是某种特定的灵光闪现,或者哲学是一门使人熟识于死亡的学问,所谓“习死之学”。
  也许小时候你由衷地怕黑,长大后则有所领悟——黑暗中不过是楼梯扶手与家具那并无什么可怖之处。以类似的方式,一套成熟的理念体系可以让人感到自信而又安全。但长大其实并不需要人对自己所相信的那些东西有所反思,我们只需凭借着一股趋利避害的直觉和习惯就可以找到坚实的安定感。
  但在这里,在某一天,你会听到人说,我们坦然受之的道德信条都自有其谱系,或许它们不过是权力在历史中留下的回声而已。这就是恐怖故事的开始。如果幸运的话,你也许会感到似曾相识。它不再是面对黑暗的一无所知和恐惧,而是对既成世界的再一次怀疑与推倒。
  既然一个人选择读哲学(不知为何总有人觉得读哲学可以日后做官),我猜测在最初他/她对于那些触及灵魂的发问总有些真诚的关心。兴许世界正在变坏,但希望以此为学不会使你变得故弄玄虚,阴阳怪气。
  更希望在恐怖故事的终了,哲学能为你照亮这一切。
  2017级PPE 本科生 席子文
  从PPE的眼光来看,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应当呈现出一种恰到好处的嵌合乃至融合;但是作为一个更倾向哲学方面的学生,我眼中的哲学是一种志业。
  首先作为一种业,现实的哲学是诸多工作中的一项。它往往给新人一种象牙塔与故纸堆的刻板印象,或让人联想起悲怆坚毅的眼神和灵感迸发的一道闪电。但不宜视哲学过高以致神化,哲学需要一些灵感,但其基础是日复一日的勤勉训练,是对思维的锻造与对志性的打磨。作为一种集体性的业,它需要我们考虑到共同体中的交流,需要精准恰切的表述和冷静审视的精神。我们不必在哲学的圣殿长跪不起,尤其应当理清哲学与生活的关系。
  但是作为志的哲学需要一种圣徒式的诚挚与热忱。叩响哲学之门的人各有缘故,对知识与真理的渴望、对自我治疗的期望、对仕途经济的厌倦……但在哲学的深宅大院里,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无论是专注为己之学还是怀抱远大理想,矢志不渝都是重要的起点。“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哲学需要专注投入和踏实求索,爱智慧的爱是深沉热烈的。
  于是,在我眼中作为一种志业的哲学是冷与热的交融,来到这里的人不一定都要走向学术道路,但总能对世界和自己了解更深。
  哲学是什么?这是每一个哲学家都会不停地回到的最原初的问题,也是一个永远不会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但哲学的魅力也正是在此。
  爱与逻各斯,等风也等你!
  文案 / 哲学院 学术部
  编辑 / 宣传部 刘洺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