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是什么意思,关于NPC的哲学

 生活杂谈     |      2020-01-01 11:27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仔细读下去,小香猪关于游戏中NPC的理解还是挺有意思的。而对“游戏,NPC,哲学”之类没太多兴趣的同学们可以直接翻到文末“推荐阅读”中看看小香猪的其他文章,因为本文涉及的东西比较多,看起来会有些眼花缭乱(不过这么说会不会更有吸引力了呢)。

npc是什么意思
  故事从我们的教科书讲起。
  我们的高中教科书上有一个经典的对经院哲学的揶揄:教士们在针尖上能站几个天使的问题上激烈撕逼而不顾民间疾苦和人民的真正诉求,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不光low,还意味着教士统治必须被推翻。
  这很好。
  不过除了青年黑格尔派,对这一状态不满的人还有很多,他们甚至认为一切形而上学问题都是虚妄的,它不是对或错的,而是没有意义的,后来的学者把他们统一归为“逻辑实证主义”,这也是有别于欧陆现象学传统的英美分析哲学先驱之一。
  没有意义怎么理解?天使首先就是一个不能证伪也不能证明的东西,那我们如何能去讨论关于它的一切?于是乎形而上学问题被归入了“语言问题”,也就是说它类似于诗歌或者故事,但肯定不是哲学。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有趣的后遗症:我们没法再去谈灵魂了。因为“灵魂存在”既不是一个分析命题也不是一个综合命题,它和“上帝存在”一样不可被谈及了。
  经院哲学大佬安瑟伦曾经因为上帝存在这个词本身就能引导出上帝存在为真,他认为对上帝的观念是人类可以设想的最伟大的观念(因为上帝是全有全能全善),那么这个观念里自然也包含存在(我更乐意用“实存”),而如果不包含实存这一属性,上帝的观念就不算是全有的观念了。于是乎既然上帝是人们心中最伟大的,那祂就肯定存在。
  但是逻辑实证主义大佬,比如艾耶克爵士经过一番骚操作论证了存在不是一直属性,因此它不是分析命题(上帝和灵魂自然也不可能的经验命题),所以是无意义的诗学讨论。
  《诗篇》14—1、53—1:愚顽人心里说没有上帝。
  OK,我们继续讲故事。
  现在出场的是图灵老哥,这个老哥太有名,我就不介绍了。他提出图灵测试前后的时间里,正是逻辑实证主义席卷全球学术界的时刻,与此同时行为主义心理学也正在风行于世。
  不懂就问,行为主义心理学是什么东西?就是说有一些人发现以前的心理学研究(如果那能叫心理学的话)大都建立在内省的基础之上,但是我们怎么能假设对面的家伙和我们有共同的心智特点呢?亦或者体验是否本身就是一种幻觉?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哲学僵尸思想实验,你无法用任何办法论证对面和你相似的人拥有和你相似的心智。
  行为主义心理学在当下当然已经被部分的抛弃了,但在当时看来其实还挺靠谱的,在他们之前的心理学大佬比如麦孤独,1908年在书里说人有12种本能,1932年又改变成18种本能,相信如果他获得足够久,最终我们能收获100种本能大礼包。
  于是行为主义心理学就说去死吧,我们完全放弃内省,只从外在行为观察一个人(其实主要是观察动物,比如巴普洛夫的狗),以至于到最后发展成叫嚣“人类是一张白纸,给我一个孩子,我能让他/她成为任何人。”
  那么图灵老哥面对的就是逻辑实证主义和行为主义心理学夹击的一个世界,所以他非常非常困惑,因为这涉及到他理论的最基础的东西:AI是什么?能是什么?
  他的困扰和罗素的理发师悖论一度对弗雷格主义者产生致命重创一样:什么玩意?我正在试图形式化一切数学,你突然告诉我我的理论工具“无限”这个概念是有问题的?
  和弗雷格主义者最终选择了规避问题的公理化集合论一样,图灵也选择了规避这个糟糕的问题,他小心翼翼的把灵魂甚至意识的表述划掉,指出他的理论只是测试智能的,只要你不能区分这个东西是不是和你一样的人,那么就可以认为对方是有智能的。因此AI不是人工灵魂,而是人工智能。
  所以如果NPC如果让你产生了真实的感觉(延展来说,我们探讨的其实是AI伴侣的问题,看过《Her》和《银翼杀手2049》吗?),那么我们就应该说对方是有智能的。
  但这还远远不够。
  我们实际上希望的是那个和你并肩作战的NPC拥有与你相同的情感体验,希望AI如你爱他/她一般爱你,所以我们继续说。
  首先非常遗憾的说,我们目前谈及的一切人工智能的努力方向都是智能而非学习,遗传算法也好,机器学习也罢,它获得的都是更强大的计算和反馈能力,但其本质依旧是类似于膝跳反应一样的反射行为,这和意识没有丝毫关系。
  为什么我一直在各种场合强调意识上传才是真正的强人工智能呢?因为只有这样,智能才有灵魂。所以《超验骇客》是我一直在谈的被低估严重的科幻电影,唯一原因只有一个:它是对的。
  其次我们似乎也不用太过绝望,如果我们承认人类的大脑意识其实也不过是高级一点的条件反射,我们复杂的意识活动最终依旧归结于简单的神经电信号,那么最终我们可以被还原成植物人,人工智能也能拥有灵魂。
  前段时间有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欧洲人耗资巨大的模拟人脑实验惨不忍睹的失败了,但一蹴而就本就不靠谱。
  http://www.robot-china.com/wap/mobile.php?action=pc
  但是对线虫的脑子我们就模拟的很好,我们相信它没有意识,但是如果我们能逐渐模拟更高级的动物,在数据黑暗中恐惧尖叫的灵魂就一定会出现(所以我建议还是要安装摄像头和触觉传感器)。
  但这必定会很遥远很遥远,我们并不一定可以获得AI伴侣的爱。当然,如果我们活的足够久,科技进步又足够快,我们不能说完全没有机会——但肯定不是现在和近期的未来。
  如果这个答案依旧让你感觉挫败,我们不妨回到最开始关于“存在”的讨论上。巴门尼德讲最低的存在就是存在某个事物的概念,比方说独角兽 并不能说完全不存在,因为它存在于你的心中。
  这个东西很好理解,你植物人的爱人依旧可以给你巨大的力量,前些年还有一个和尸体周游世界的电影,尸体都能成为主角的力量源泉,你怎么能说有基础智能的NPC不能是你的依靠呢?
  遵从你的内心的道德,如果杀掉一个村庄的NPC会让你非常难过,哪怕你自我安慰他们都是假的也没用,因为这不关乎别人,只关乎于你自己。
  忘记是净空还是星云法师讲,在电子游戏里杀人也是要下地狱的,这句话作为一样梗被嘲讽了很多年。
  但是作为一个有一定哲学基础的人,我倒是理解他的意思:志士仁人,若孔子‘饭疏食,饮水,乐亦在其中’,颜回‘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岂不是身处净土?相反,秦桧梦王氏披枷带锁对泣曰:‘东窗事发矣!’虽身居高位,锦衣玉食,然思虑难定,梦魂不宁,食不甘味,睡不安席,此岂非身落地狱?
  佛不诳语也。
  文/王凡
  责编/风吹五角
  文编/海辰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