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荷花什么时候开,白洋淀的荷花与众不同

 生活杂谈     |      2019-12-24 21:55
  每年7月23日至9月23日,是所有种类荷花开得最旺的时候,也是白洋淀旅游的最佳时间。
  七月的白洋淀风景宜人,姿容俏丽,层层叠叠的荷花一眼望不到边,刚出水面的荷花在重叠的荷叶之间或举或藏,或开或闭,或躺或卧,浑然天成,充满野趣。
  白洋淀的荷花与众不同
  梦秋,我来到了白洋淀。当我踏上了这片热土,便想起了那个战争年代的故事,我仿佛听到了《雁翎队》的枪声,再现了《小兵张嘎》火烧炮楼的场景,历史的画面好像就在昨天。
  白洋淀位于河北省中部平原,地处海河流域大清河水系的九河下游,接纳从南、西、北三面流出来的几条河流的水汇集而成。白洋淀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泊,在众多淀泊中,白洋淀最大。白洋淀是由几十个大小不等的湖泊,几千条沟壕,十几万芦苇,多个岛村组成的。
  我是从枣林庄码头上快艇进白洋淀旅游风景区的,一个人租了一艘快艇去景点当然要比多人合租一艘快艇奢侈了,可今天来这个码头的人很少,我又是个急性子,等了一小会见没有人来,只好一个人上快艇出发了。开快艇是位比我小两岁的老师傅,由于每天在水上工作,由于被太阳和水双重光的刺探下,他的脸黑的发亮,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许多。
  师傅把快艇加大了油门,快艇头分开水面,只见快艇后面水花翻滚如一条长龙,我的衣服被风摆的飒飒作响。快艇穿行在芦苇荡里,我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小兵张嘎的身影……是那个战乱年代赋予了白洋淀传奇色彩,因而才有了文人的笔墨把它歌颂。快艇与一个个小岛擦肩而过,岛上树木郁郁葱葱散布着一些农家小院。抬眼望去,只见水道纵横交叉,水面清波荡漾,不时有水鸟飞过快艇。

白洋淀的荷花与众不同
  也不知道快艇飞奔了多少公里,我们来到了万亩荷花淀。下了快艇,我坐上了一条小木船去看荷花。划船师傅穿一身黑色衣服,身体同我一样属于偏瘦型的那种,但精神十足,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说起话来眉飞色舞。
  人都有回归大自然的渴望,划船游览白洋淀,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让心情彻底放松,尽情地享受大自然,把之前的紧张全都忘掉脑后,真的很惬意!
  我闭上眼睛去感受那种放任和散漫,让思绪在这无边的碧波上自由飞翔。白洋淀是一处奇特的水乡,那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摇曳在风中的荷,水里的游鱼,飘荡在碧波上的小船儿,真是美不胜收。放远望去,一望无垠的荷花,宛如一幅流动的画卷。
  小木船划进了万亩荷花淀,几十种荷花一眼望不到边。划船师傅是一位高级摄影师,听快艇师傅说:他的照片曾多次得过大奖。这里的荷花是他种植的,秋天也不采藕,秋天把藕采走了,来年就开不出这么好的荷花了。
  摄影师把小木船划进荷花丛里,小船在菏叶和花上划过,荷叶、和荷花纷纷被压在船下。小船完全被荷花包围着,我呼吸这淡淡的清香,不知道身在人间还是天堂。师傅停下了手中的船桨,说给我拍照,良久我才缓过神来,急忙站起来拍照。太美了,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荷花,并且有这么多种,真是不虚此行呀!
  白洋淀的荷就这样以多姿的风采和旺盛的生命力生长在水中,它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和感觉上的冲动,并以美丽浸入人的心田。即便是富有灵感的诗人赏荷千百回都难以写全这里荷的美韵。
  荷将白洋淀点缀出美到极至,我的心几乎随荷而动,眼前的荷花彰显出无穷的魅力和高洁的品格。虽然是梦秋时节,可此时的荷还是像夏天那样热烈,还有盛夏时的炫耀,把最美的灿烂献给了游人。
  师傅说,这是我自己种植的荷花,你自己伸手采摘点莲子,随便吃,能吃多少吃多少。可是我的胃口不好,不敢多吃。我伸手釆下几个莲子,扒开吃了起来,边吃边和师傅谈起话来。我说我得好好拍几张照片回去写日志用来插图,师傅说,那我把小船划进密度大的荷花丛里面你尽管拍。
  多少年走南闯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一望无边的荷花,而且品种繁多,太美了!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站在船头,站在菏花丛中,四周环顾,那菏叶丶荷花、莲子,就像站在天宫俯瞰花园。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
  荷花虽然不是花中贵族,可荷花之美却不同其它花种,它面如芙蓉,出污泥而不染。它的出身虽然不显贵,可它的叶子和花朵却无花可比。而且它生长的环境也让很多花都望而却步。
  师傅说,你今天很幸运,赶上我划船带你进来,其它人划船是不敢划进荷花丛的,他们只能在水道上划,如果都把船划进来,把荷花和荷叶都压坏了,再来游客就不用看了。我说,是啊,我太幸运了。我还要看其它景点,所以,万亩荷花我只看了冰山一角就和师傅说再见了。临别时,师傅还加了我的微信,说等我写完日志发给他看看,得好好拜读。
  快艇飞驰在一条宽广的水道上,两面的景色让人永远都看不够。忽然,快艇慢了下来,在一个码头靠了岸。我踏上岛没走多远,眼前有一排建筑,只见牌楼上边有白洋淀文华苑六个字。我分开游人拍完照便来到了嘎子村。我看见了嘎子的雕像,是嘎子正在同小朋友摔跤呢。再往里走还有一些雕像,是嘎子和罗金宝正在卖给翻译官西瓜的雕像。接着我随游人去了雁翎队纪念馆。这里有抗日战争时雁翎队的英勇战斗事迹,和当年雁翎队使用的武器。

白洋淀的荷花与
  秋天,成熟的芦苇虽然少了几分绿意,但多了几分挺拔。快艇穿梭在白洋淀,两边的芦苇像天然屏障绵延不断,沙鸥不时地从水面上掠过叫着飞向芦苇丛中。水道时而狭窄,时而宽阔,一片片芦苇把水面分割开来,弯弯曲曲显得有些神秘。
  看见白洋淀的芦苇,让我有一种写作的冲动,假若不是看到眼前这么多芦苇,我是不会写芦苇的。白洋淀的芦苇一片接着一片无尽头,很难让我用笔墨来形容,只有置身芦苇荡目睹它的旺盛,然后再静静地坐下来用心去感受,才能写出它的生命所在。
  这里的芦苇把自己的生命都献给了白洋淀的风景,毛茸茸的芦苇穗儿如一首首诗,造就了白洋淀的独特风光。芦苇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生长的这么好,它是在特殊的地质条件下才能生长出这么多,这样旺盛的芦苇。此时芦苇饱胀而坚挺、蓬勃。
  这里各种鸟儿每天高兴地在芦苇荡的怀抱里繁衍生息,它们在芦苇丛中时隐时现,把这浩瀚宁静的旷野当成了它们的快乐家园。听当地人讲:过去白洋淀水面辽阔,比现在可大多了。
  白洋淀在很早以前水清澈见底,淀中盛产鱼、虾、蟹、贝类等,芦苇、蒲草、莲花、菱角遍布,丹顶鹤、天鹅、鸬鹚、白鹭、斑嘴鸭、水雉、大雁、野鸭经常出没。这些年由于气候干旱,水土流失严重,环境受到了污染,水域生态系统处于急剧退化之中,珍贵鸟类濒灭绝,真是令人惋惜。
  梦秋的热不再狂暴了,暴雨也有了收敛,不知道什么时候水面渐渐宽了起来,透出碧绿。快艇在岸边停下来。上了岸,我一边听快艇师傅不停讲解一边漫不经心地前行。
  眼前是一个不大的渔村,村里瓦房星罗棋布,枝繁叶茂的垂柳比比皆是。村子周围是纵横交织的水道,抗日战争年代,让鬼子闻风丧胆的雁翎队队长郑少臣就是这个村的人。当年郑少臣带领雁翎队在芦苇深处用大抬杆打沉了一艘鬼子的巡逻艇,至今仍为村里乡亲们讲述着。
  荷花是白洋淀的骄傲,白洋淀的荷让人看起来有一种心情激荡的感觉。在淀中穿行,偶尔会看到水面有几枝荷花鲜艳夺目,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撼。一阵风吹皱了水面,整个水面透着无边的细浪。荷叶在不停地摆动着,自水边向着远方漫溢而去。
  忽然一阵风吹来,水面荡起了涟漪,几瓣荷花打着转掉在水中,一朵荷花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让人感到有些失落。尽管它曾经很美,很让人羡慕,但它不得不按照生命的循回凋零了。虽然它已不再漂亮了,但它依然是美的化身,化作莲子供人们食用。
  有的莲蓬已经不再圆鼓鼓了,呈现出一种枯萎的样子。它们经历了风的伤害和时光的洗礼已经变成了残荷,但却有了铮铮骨骼,远比一朵盛开的莲花更有味道。残荷几乎是失去了所有取悦的颜色,完全是一副惨落的样子,好像怕冷似的,以枯萎的姿态在风中晃动着。
  再漂亮的花也会有凋谢的时候,荷花盛开时是那样妩媚、跋扈,但枯萎时才真正有了风骨。所以,残荷以一种不让人怜悯却让人心生敬意的姿态出现在画家的笔下。
  我的一位老年大学同学就是以画残荷的一幅作品被国展入选了。如果一位画家只会画盛开的荷,而不能画残荷,那还不是一位成熟的画家。或者说,意境还没有达到高度。
  那盛开凌厉强势的莲花已经不属于我们这一代人了,我们就如这眼前的残荷在风中闲庭信步。此时,我与残荷面面相观,我们虽然在本质上有着不同的属性,但精神上都是铮铮傲骨、坚忍不拔,自在坦然,有过曾经的骄傲。
  白洋淀是一幅美丽的花卷,多少景物我都把它收入了镜头,这些都是我写作的好素材。白洋淀的芦苇、荷、渔村……都定格在我的镜头里,也定格在我心里,尽管意犹未尽,也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白洋淀的水为我托起了返航的快艇,既然来到白洋淀何不写首诗省的留下遗憾。那就写首残荷作为留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