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伴侣是什么?咖啡伴侣是方糖和奶吗?

 生活杂谈     |      2019-12-22 23:34
  咖啡伴侣是方糖和奶吗?是的。这样的搭配已经沉淀在人们的脑海里。而今天一切都变化了,咖啡的伴侣不只是方糖和奶了,还有人与书。

咖啡伴侣是什么
  多年前看过春上村树的一本《天黑以后》,写的就是他在咖啡馆里观望,一来二去,观望出名堂了。先是咖啡客后是作家,是作家们的套路,当代文艺青年的路子。
  他写《挪威的森林》时常常在咖啡馆的小桌前,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无论空间多么狭小,喧闹,他都沉浸其中。偶尔,洁白的纸上留下咖啡滴落的印渍,算是对一去不复返的日子的缅怀。
  这个不愿对体制摇尾乞怜的男人在成为职业作家之前是一家咖啡馆的主人。正当他的生意风生水起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与生活告别,以崭新的姿态开启写作生涯,专心地投入一份孤独的工作。
  早起他煮好咖啡,开始30年如一日的上午4000字功课,在与文字的耳鬓厮磨时光里,荡漾着不能言语的神秘与美好,够酷够帅够儒雅。翻开它的任何一部作品,咖啡+爵士乐+美食+酒活跃在字里行间。“有时所谓人生不过是一杯咖啡所萦绕。”
  鲁迅先生说他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而实际情况是,咖啡与工作交织在生命里,艾略特:“用咖啡匙量度生命。”
  关于咖啡最著名的就是巴尔扎克,他说他的每部书都是“流成了河的咖啡,咖啡一旦进入肠胃,我全身就开始沸腾起来,思维就摆好了阵势,就像一支伟大的军队在迎接一场战斗。”这话说的有股子狠劲,这哪里还有风花雪月的浪漫啊,分明就是一场艰苦卓绝的突围。是的他孤军奋战,陪伴他、温暖他的只有漆黑如夜空般的咖啡,据测算《人间喜剧》完成时,他喝掉了1。5万杯咖啡。此时我已经感受到巴尔扎克的心里是多么的苦。
  在国内人们知道巴尔扎克是作家,有很多名作,而在法国,他饮用咖啡的记录与他的作家名号一样闻名遐迩、同样令人你瞠目结舌。巴尔扎克一生共出版97部作品,每年要出版4、5部,每天要工作14-16小时,最嚣张的时候连续写作36小时。他的《赛查.皮罗德》是连续25个小时一气合成的;《乡村医生》是72小时一气呵成的;就是那部不薄的《高老头》也是在三天之内完成的。
  他曾自己预言:“我将死于30000杯咖啡。”所言极是,他最终因咖啡因慢性中毒,51岁便匆匆撒手而去。“成也咖啡,败也咖啡。”
  爱咖啡的文学家生命也并非都是流星般消失,法国科普作家费耐德嗜咖如命,寿命长达100岁。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若泽.萨拉马戈:“如果还有一小时生命,我愿换取一杯咖啡。”。瞧瞧,作家对咖啡情有独钟,下笔就云里雾里的。拿破仑:“咖啡会赐予我兴奋给我温暖和力量。”政治家也这样爱咖啡,咖啡的魔力疯狂啊。
  作家要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屋子里,将一些稍纵即逝的句子千呼万唤喊出来,经过匠心独运成为自己的闪光金句,是个艰辛的旅程。村上春树:“写作的时候是孤家寡人一个。”除了热气腾腾的咖啡、香味浓郁的足以让每个细胞清醒亢奋,还有什么能帮得上一个奋笔疾书身影的忙呢?写作归写作,生活才是创作源泉,到外边世界听听音乐,走走,看看,格调典雅的咖啡馆不能错过,作家艺术家经常光顾的地方,一股子幽默的味道。一间默默无闻的咖啡馆,不仅是饮品站,更是传奇故事发源地。
  如果茶是内敛的袅袅飘逸出尘的,咖啡是激情四射的充满活力的,茶是慢节奏,咖啡更符合这个阔步向前的时代的要求,咖啡重新选择了伴侣,期待着每座城市里都有一场又一场文字与咖啡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