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耳欲聋的意思,震耳欲聋的故事

 生活杂谈     |      2019-12-10 16:20
  震耳欲聋
  zhèn ěr yù lóng
  【释义】
  形容声音很大,耳朵都快震聋了。
  【出处】
  沙汀《呼嚎》:“每座茶馆里都人声鼎沸,而超越这个,则是茶堂倌震耳欲聋的吆喝。”
  【近义词】
  穿云裂石、人声鼎沸、龙吟虎啸、响遏行云、振聋发聩、沸反盈天、响彻云霄
  【反义词】
  呢喃细语、鸦雀无声、万籁无声、万籁俱寂
震耳欲聋的意思

 
  有些事情,甚至还不能被称为恋爱,但它带来的重击犹如失恋。
  2018年2月21日傍晚,东昌路1号口,身穿黑灰色羽绒服的他走了过来,瘦瘦小小的一只,挥手说hi的时候,我迅速瞄了一眼,浓黑的眉毛,嘴角乍眼的痣,卖相普通,有几分稚气。他叫F,是我的第8个相亲对象。
  在外滩英迪格恰餐厅与酒吧,他非常用心选了看夜景绝美的视角,我们站在29层的露台,满眼繁华的夜上海。
  【英迪格恰餐厅与酒吧29层露台】
  “我们什么时候会有一张合影啊?”他转身看向我,笑着问。
  “嗯?”我不确定自己的理解是否恰当,哈哈哈笑了几声表示好尴尬。
  “你对选男朋友有什么要求?”
  “相处舒服、有趣的人吧”
  “你笑点不高,这很容易啊……那你爸妈呢?”
  “他们啊?没啥要求,都可以”
  ”男的活的?”
  “哈哈哈……爸妈想得很简单,对我好,让他们放心就行……”我认真地回他。
  “我的家庭不富有,经营一个调料厂,生意还不错。老家给我备了套房子,但是价值呢不会太高……”
  经济,是绕不开的一题,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准确表达我的不世俗。不依赖成性也自由如风,这大概就是我理想中的两性关系吧。
  但后来,我也渐渐理解那些忙不迭积累大把大把钞票的人了,不就是为了在这样的时刻,减少成全一份感情的障碍么。
  “迪士尼店很近诶,去逛逛?”
  “嗯?为啥?”
  “……送你个礼物……”
  “不用啦…谢谢…”
  面对他这份心意,我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我还没有顺利地跨越异地恋和年下男这层障碍。
  我们沿着江边走了一圈,在中山东二路背对着外滩坐下。
  “对于以后你有什么想法吗?我现在在苏州,考虑以后去南京或者成都发展。”
  我抬头扫了一眼,车水马龙行人流穿的中山东二路,已经过22点,这里还是一片光亮。
  “我想我会待在上海的……可能是我缺乏安全感,胆子小,怕黑,但是在这儿,我敢一个人走夜路,因为总有一束光引着我,所以上海使我感到安心。”
  “嗯,理解。读书工作生活,你的朋友圈也都在这儿…但是上海压力应该…挺大的…”
  “那你觉得咱俩还有戏吗?”我试探着问他。
  “有啊,我觉得有……立信也不错的吧,或者我试着申请内部转所……”
  23点多了,东外滩的热闹渐渐消退,我们一同搭车回去,他说,礼拜六要不要去田子坊?看你的朋友圈,感觉你有点文艺,会喜欢那儿的吧。我说,再看吧。那一刻其实我已经有了答案。
  他是一位温柔细致的绅士。
  不过,两天后我拒绝了他,以不能接受异地为由。我说,要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方啊,不要因为我而被迫选择一个没有好感的城市。我不希望破坏他的人生安排,毕竟上海的压力是很现实的。
  “但是啊,讲不定,以后你会喜欢上海的。”
  在最后不知为何,我留下这样一句话。可能是我觉得,“我们什么时候会有一张合影啊?”是我听到的比较顺耳且不油腻的情话。
  2018年7月,他的微信地区由江苏苏州改成上海浦东新区。F来了,配文: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就像后来我跟他说的,无论你为了什么而奔赴,多多少少,我产生了对号入座的喜悦。是个了不起的决定,我认为是的。
  我藏住暗自的高兴,假装不动声色,更不曾主动关心过他。我偏执地伫立在原地,还耽于幻想得到他更多坚定的表态。
  然而,美好的爱情故事没有随之发生,直到2019年11月10日,也没有发生。
  2018年12月底,F发来一条微信:前不久才在上海安顿好,初来乍到,我对这里还很陌生,元旦节在上海吗?
  我当下笑了,心想,你小子终于开口了。但因为外公八十寿宴,我有安排,所以我们并没有碰面。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各自忙碌着年审工作。也是在这一年,我们以相同的成绩一起成为了中国注册会计师。牵强地讲,自始至终这算是属于我们仅有的最妙的缘分了。
  2019年7月4日18点08分,微信又跳出LinkinPark『One More Light』专辑封面,那是F的头像:“在吗?你这周还出差吗?”,距离上一条微信180+天。
  我在啊。收拾好略微激动的心情,稳重地回复:不出差了~
  暗搓搓温柔的“~”也是醉醉的了……
  我们约好一起去1933老场坊。我喜欢摆弄摄影,一个礼拜前他新入手了黑卡,前一天还找位摄影大神做了功课,特别有心。
  “这个年代愿意花心思给你的人不多了。”在后来,瓜听了故事,叫我好好珍惜他。
  世纪大道4号线,我们再见面,眼神相撞的刹那间,心跳也快了一拍,居然有点羞涩,我还红脸,不敢抬头直视,天呐!怎么回事……
  “来了上海还好吗?”
  “……有点孤独……一个人,回去就躺着了”
  孤独?一个男生当面说孤独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矫情……
  “你不会觉得孤独吗?”他问我
  “不会啊,有朋友啊”
  “那没有朋友的时候呢?”
  “那也不会啊……还挺享受一个人的状态的,扑向一张大床多舒服,有个专属的自由空间多好”
  “…………”
  他没得到我的感同身受,就此打住了话题。
  在1933我们之间还是显得拘谨,尽管我喜欢得体的分寸感,也捱不住长时间的尴尬。可能是没有拍到特别满意的照片,提不起聊天的兴趣。倒是他,分享了一些自己拍的片子,挨个讲创作它们的灵感,很有想法,我喜欢有想法的人。他说,学摄影比较容易撩得到女朋友,可以给她拍好看的照片……他给我看朋友帮他新拍的一组照片,稍有得意:我最近在健身,有没有觉得壮了一点?一身笔挺的商务套装,恰当的角度和构图,相比初次见面是多了些男性的成熟魅力,但我过分挑剔着:emmm~~胳膊还是不够壮诶。如果眼前是一般的朋友,我最直接的反应会是“哇~~有哦!”,但面对F,反而一丝也不愿表露。
  近21点了,在老佛爷吃好晚饭后,我们又转去拍夜景。
  到了静安寺,好像谁没有在意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不停地走啊走。
  “上一次来南京西路,是刚到上海的时候,和爸妈一起。”
  “噢~你带爸妈来过啊,真好”在上海待10年了,我都没带爸妈好好认识这座城市。
  “你是颜控吗?喜欢什么样的男生?”他又问到了最初那个类似的问题。
  “有才华,可以仰望的人。我不在意长相,端端正正就好……对了,你是什么星座?”
  “天蝎……”
  “嗯?腹黑么?”我带点调皮地问道
  “额…还好吧…你呢?什么星座?”
  “射手”
  “嗯?噢…感觉你不像…射手有点…神经质,我感觉你是慢热的人,但真诚、善良…就还挺好的……”他小心翼翼地说
  “嗯,射手也很热情,爱自由…你还不够了解我…”
  “那你12月份生日咯?”
  “对啊,12月8日”
  我们压了好几条马路。在延安中路、富民路、巨鹿路、常德路、南京西路,他讲自己的现在和期待的未来……一帧一帧的画面特别踏实,我也一直一直渴望拥有的同款踏实。
  他又似乎有心事,遮遮掩掩,想说又不说。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就是有一些……事……”
  他没有要说出来的意思,我也识趣不追问。
  我们绕回静安公园,在JAcafe坐下。借着《最好的我们》这部电影,他还是把故事讲了出来,关于初恋。
  2019年初夏半夜,他收到来自初恋的一封信……隔断好几年的他们再次认识时,她即将嫁为人妻,他感叹命运作弄……
  昏黄的烛光,映亮这个男生的温柔深情。我静静地听,他青涩的校园爱情故事,心里酸酸的……
  很晚,我们又是聊到很晚,漆黑的天空飘下几颗雨滴,JAcafe也准备打烊了,我们一起搭车回去。路上,F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把压箱底的校园暗恋故事也讲给他听。不够精彩,我也没有想要它出彩,淡淡的旧事作为今天的收尾不也很好么……“有喜欢的人一定要告诉他啊……”他说。
  车拐到了栖霞路,司机师傅缓缓踩下刹车。
  “下次再见!”车后座传来F的声音。
  “好。拜拜”我轻声应道,却头也不回地走了,心里有些复杂。
  第二次见面结束。他还是实实在在的绅士,比初次见面似乎沉稳也低落了一些些。
  睡前,我打开备忘录,写下:
  I hope you've been in love with me
  (希望你一直在我身边,以爱人的身份 )
  过了很久都没有下一次的安排,就是在微信上保持一种隐隐约约的互动,偶尔说有机会的话我们怎么样怎么样……但过去很久并没有怎么样。他喜欢嘻哈,我循环Linkin Park、Eminem的歌,『中国有嘻哈』追了3季……
  F,也反反复复在我潜意识里若隐若现……
  每次抬头看到环球,每次停在世纪大道浦东南路交叉路口,每次走到东外滩……都会想到他,周遭的一切自动地就和他关联起来了,这么近,却从未发生偶遇,我甚至纳闷他天天朝着哪个方向走?他一直加着班么?那照亮他的是哪一束光?
  【合影】
  当中,我接受家里安排的相亲。和相亲对象在览海喝咖啡,览海旁边是环球,我脑海中是他。和相亲对象坐在陆家嘴绿地公园的长椅上,脑海中还是他。更荒唐的是,我指着环球说,你看到了吗?那里面有我喜欢的人诶……
  本来和相亲对象要去滨江,走了50米不到,我就停下说,还是不去了吧,天要下雨了。天是要下雨了,我觉得乌云来的恰好,及时终止了这场奇怪的约会。
  我知道一些人对我的喜欢,方方面面看起来都很好,但我拒绝了这些人。我觉得我有些毛病,总在刚开头就把事情做绝,好在也没后悔过,除了F。
  时间倔强地游走,始终没有发生点什么。我靠着练拳击学吉他打发时间,在朋友圈发着精致的照片,释放生活多么有滋有味的信号。而他,一直悄无声息,偶然间,我点到他的微信,发现地区由上海浦东新区改成江苏南京,瞬间直觉告诉我,他可能离开上海了,可是转念,一万个声音冒出来否认:不可能不可能!不会的不会的!前几天他还说:你不会也在加班吧……
  但万一呢……是啊,万一呢……忽然他的可能离开令我紧张……
  米尔顿弗里德曼,他说我以一位经济学家的身份告诉你,如果世界上有两个人是彼此的一生中唯一的话,他们这辈子不会见面。
  等待好苦……我是不是要主动做点什么?
  于是,我匆匆设想,拉上几个好朋友和他,在这个局上,小心翼翼地告白不知何时滋生的喜欢。我要布置好看的盘子和花,担心吉他弹玼了音,常常练习到深夜。瞧,女生要是撩起来,也是不输男生的。要么,等手头这个项目结束吧,约他!带上黑卡,一起去拍秋天。然后大胆地告诉他:我喜欢你呀!
  可是这个磨人的项目历经几段辛苦,持续近5个月了还没结束,直到2019年11月10日依然没结束。我掰着手指头盘算着时间,祈祷他还在上海,不要出差也不要离开。
  11月10日这一天,我们整个团队还在加班,缓口气的间隙打开微信,看到久违的他发了朋友圈。果不其然,他,真的去南京了。有点懵,我简单回了句:你走了啊……然后继续投入到无休止的加班中,可我莫名地找不到状态,胸口像是塞住了什么,渐渐地难过起来。回家的地铁上看到他的回复,确认他离开的那一刻,眼泪一颗一颗从泪道滑出来,我觉得什么都看不清了……
  一推开家门,我立马缩到椅子里,打开通讯录,我找妈妈抱怨工作好累,我快扛不下去了!这个项目真tm拖得太久了!这行业简直欺负人!安永的那个人,他都走了!
  我明明在嚎啕大哭地吐糟这个破项目,却毫无意识地又极其顺口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妈妈没察觉,她还在跟我聊工作上的事……我听不见妈妈说了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哭,鼻涕裹挟着眼泪哭到筋疲力尽,哭到眼睛都肿的睁不开。我不记得上一次大哭是什么时候,但真的从没因为工作因为压力失控。
  他叫F,我喜欢他了,但还没告诉他。
  我无比难受,23点01 分给小熊写信:《第六十七封:我得到很多也失去很多》。我把故事写在信中,把他留在故事里。小熊也哭了,作为过来人的她叫我勇敢,一定一定要告诉他!不能让自己像现在这样再后悔一次了……不敢说出口的话,就像给她写信这样写给他……小熊说,上海太可怕了,待的越久就越可怕,她小心问我能不能放下一切跟他走……
  但我怂,不敢说,太难了,我做不到……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我到底在害怕什么?我永远守住这份不愿说的喜欢等着它过期发霉吗?我把自己蜷缩在床角,一遍一遍,不停地追问自己。孤独感侵袭地如此透彻……心巨痛,人生第一次我清晰地感觉到心脏痛的要炸裂……
  喜欢无声,却也震耳欲聋。
  没有低到尘埃里的那一刻,你又怎会知道喜欢为何物?最终,我撬开了执拗的心,提起颤抖的手,努力调理情绪,打开备忘录……在03:33分,发送了。
  于是,又一次,在半夜,他收到一封长长的信。
  在静安寺那天晚上,他问我,做过最冒险的事是什么?我说,除了滑翔伞,没有了。
  现在我跟他讲,要纠正一下,是在一个光棍节的五更天,人生第一次告诉一个男生,我喜欢他。
  彻夜无眠……隔天,我挂着眼泪去上班。嗓子也坏了,发不了声。大家好奇我怎么了,被项目压垮了?我没有做回应……一如往常埋头做底稿,顺便等他的回复……然而直到晚上,直到我睡去,也没收到他的消息……太累了,一整天只顾着流眼泪,也没吃饭。一定是我想像太多,他大概没那么喜欢我或者从来也没喜欢过吧,这人也太绝了,比我还绝,在一半绝望一半奇迹中我昏睡了过去……
  11月12日醒来,收到一封《无题》……
  欲语凝噎……怎么也想不到,在上海的一年,他竟然是这样度过的,孤独焦虑,在无数个夜晚,独自迷茫,没有朋友,感知不到任何快乐,回去除了躺下,没有任何想应付的事情……后来,听他诉苦的妈妈也只是在线挂机……终有一天,积攒越来越多的负能量让他消化不良,他选择离开,正如他的到来,一声不吭……
  每一个字眼都直接戳到我的心上,似乎是我给他带来的灾难。他说,我在他少之又少的知心朋友名单里,那我真的是愧对“知心朋友”四个字了…一年来,我从没有主动给予过关心,甚至在他说出孤独时觉得略显矫情……哪怕我有一丁点儿的勇气,都不会是这样的结局吧……我陷入深深的内疚,却也只能跟他说声对不起……
  我们修来的,或许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初见就已被写定了结局,最终回归各自的轨道,仿佛从未谋面。他不希望我抛弃一切去南京,说这样牺牲太多,他承受不起,也无法使我幸福。
  F,除非你的拒绝是带着善意的借口,否则我想说,所谓的一切不足以和你权衡。才不是一时混沌的直觉让你成为精神寄托,我心里非常清醒,喜欢只因喜欢,笃定且无忌惮,更与其他无关。但是我不做纠缠不清的人,尽管你撼动了我的世界,尽管再后来我断断续续地难过着,尽管在无数次见到却握不住你的梦里惊醒……始终我不打扰。会从容的,时间而已。
  11月13日,还是不成眠的夜,在5点53分醒来,改名GreatEcho,纪念心中这一道不曾消退的回声。
  喜欢若有声音,那该多好,下一份喜欢,请给我回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