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论语精读·雍也篇

 生活杂谈     |      2019-11-14 22:52
  原文: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四书:论语精读·雍也篇
  解读:
  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可以去做官。仲弓问子桑伯子这个人怎么样,孔子回答说:这个人不错,做事不繁琐。仲弓继续讨教说:如果态度严谨做事简约,以这种方式来管理百姓,应该是不错的吧?但是如果态度随意,做事也很简答,这样对待百姓就太草率了吧。孔子说:冉雍,你说的很对。
  哀公问孔子:您的弟子中谁最好学呢?孔子说,颜回最好学,不会迁怒别人,同样的错误不会犯两次。不幸的是,他短命早死了,现在没有他这样的人了,我也不清楚谁是好学的人了。
  公西赤(字子华)出使齐国。冉子请求孔子给他母亲一些粮食。孔子说,给她一釜吧。冉子请求多给点,孔子说,那就再多给她一庾吧。结果冉子给了五秉。这里要说一下,按当时的度量衡,六斗四升为一釜;两斗四升为一庾;十六斛为一秉,一斛为十斗。所以说,冉子给的远超过孔子的吩咐了。所以孔子婉转地批评他说:子华到齐国去,骑得是高头大马,穿的是华贵的裘皮大衣。我听说,君子周济别人,要周济的是那些迫切需要的穷人,而不是衣食无忧的妇人。
  原思在孔子家做管家,孔子给了他九百斗小米,他推辞不要。孔子说:不必推辞,你可以拿去周济你家乡的亲戚。
  原文:
  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xīng)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馀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解读:
  孔子对仲弓说,那种长着周正的犄角和红色毛发的小牛,虽然你舍不得用它来祭祀,但是山川之神会忘记它吗?孔子说,颜回可以沉浸在仁德之中,但是其他的弟子就不如他了。
  季康子请教孔子:可以用仲由处理政事吗?孔子回答说:仲由做事果断,处理政事有什么困难呢?季康子又问:可以用子贡处理政事吗?孔子回答说:子贡人情练达,处理政事有什么困难呢?季康子接着问:可以用子有处理政事吗?孔子回答说:子有多才多艺,处理政事有什么困难呢?
  季氏派人去请闵子骞去他的封地做主管,闵子骞说:替我婉言谢绝吧,如果再来请我,我就要逃到汶水之滨去了。伯牛生病,孔子去探望。从窗户里握着他的手表示慰问。感慨地说:重病如此,也许是天命吧!这样的人怎么会得如此重病呢。孔子为什么这么感伤呢。因为伯牛,姓冉名耕,少孔子7岁,七十二贤之一,与上文闵子骞、下文颜回并称“仁德三杰”,是孔门弟子中仁德修养最好的三个人。
  孔子说:颜回是多么的贤德啊,即使衣食简陋,身处陋巷,处在普通人难以容忍的境地,他也不会放弃自己的追求。他真的是很贤德啊。
  原文:
  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子曰:“不有祝鮀([tuó])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解读:
  冉求说:我不是不传播您的学说啊,只是力量有所不逮。孔子说:力量不足也要走到走不动为止才对啊,你现在是画地为牢,不肯向前啊。孔子对子夏说:你要做一个有道德修养的君子型学者,不要做一个缺德无道的小人型学者。子由在武城做长官,孔子问他:你在哪里发现什么人才了吗?子由回答说:又一个叫澹台灭明的人,他做事光明磊落,不是为了公事,从来不来找我。孔子说:孟之反这个人不夸耀,打了败仗时(这里主要指公园前484年,鲁国与齐国之战),他总是走在后面殿后。等他快进入城门时,人们夸奖他,赞扬他仁义。他则谦虚说,不是我不想跑,主要是我的马不快。孔子说:没有祝鮀的口才,却有宋朝的美貌,在这个世道很危险啊。孔子说,谁能不经过大门而走到院子里呢?为什么人却可以不经过仁义的大道呢?孔子说:形式大于内容就会浮夸,内容大于形式就显得粗放。君子之道,就在于表里如一,内外统一。孔子说:生存的价值在于真实,虚假的东西有时也能生存是因为他们侥幸一时而已。孔子说:懂得某种学问,不如研究它,研究它不如以研究它为快乐。这就是学习的境界啊。
  原文: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解读:
  孔子说,禀赋中等以上的人,可以告诉他高深的学问;中等以下的人,就不能告诉他这些了。樊迟请教怎么才算智慧,孔子告诉他说:致力于为人民服务,尊敬鬼神但要远离,这就是智慧。又请教什么是仁德,孔子说: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就是仁德。孔子说:聪明的人喜欢水,仁德的人喜欢山;聪明的人喜欢活动,仁德的人呢喜欢安静;聪明的人内心快乐,仁德的人健康长寿。孔子说:齐国一政治改革,就达到鲁国的水平了。鲁国一政治改革,就达到先王的水平了。孔子说:觚不像个觚,这叫什么觚(gu)?
  原文: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 ,亦可以弗畔矣夫!”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宰我问孔子:有仁德的人,如果你告诉他,有个仁人掉进井里了,他会跳下去吗?孔子说:怎么会这么想呢?君子可以去井边救人,怎么会跳进井里呢?君子可以被蒙蔽,但是不会被愚弄。君子要广泛学习,并且用礼制节制自己,就不会背离大道了。孔子去见南子,子路不高兴。孔子说:如果我有什么行为不端,就让老天爷惩罚我。孔子说:中庸作为道德,是至高之上的道德。但是老百姓缺少它已经很久了。子贡问孔子:如果有人能周济恩惠天下百姓,他算仁德吗?孔子说:何止是仁德,简直就是圣人。尧舜也做不到啊。所谓仁德的人,自己想成就的,也同样成就别人;自己想通达的的,同样也去通达别人,能够由自己而推及他人。这就是仁德啊。